headerphoto

草案在第二十条中明确规定

2020-06-16 00:57

因此,草案在第二十条中明确规定,“学校、幼儿园及其教职员工不得对学生实施下列行为:以强迫或者变相强迫未成年学生购买商品、教学辅助材料或者捐款捐物的方式,谋取利益;索要或者变相索要礼品或者财物;以罚款手段惩处学生;组织学生参与商业性活动,谋取利益;法律、法规禁止的其他行为。”

校外停车方面,草案规定,交通行政管理部门不得在学校、幼儿园、托儿所门前道路两侧设置停车泊位,已经设有停车泊位的,应当予以取消。

据解释,未满十周岁的未成年人属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不能正确判断自己行为,因此父母或其他监护人应严加看管,不得让其独处或委托不适宜的人代为照顾。

“对于教师不得实施的行为如乱收费、体罚等,义务教育法已有较全面的规定。但现在部分学校和幼儿园还采用一些比较隐蔽的手段,侵犯学生的权利。”广州市人大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魏强进行草案起草说明时说,这些“隐蔽”的手段包括强迫或者变相强迫未成年学生购买商品、教学辅助材料或者捐款捐物,索要或变相索要礼品或者财物,以罚款手段惩处学生等。

草案在第四十一条规定,父母或其他监护人负有保护未成年人的义务,不得使未满十周岁的或者基于生理原因需要特别照顾的未成年子女独处,或者将未满十周岁的或者基于生理原因需要特别照顾的未成年子女交由未满十六周岁、或者有法定传染病、或者身心有严重障碍、或者其他可能影响未成年人安全的人代为照顾。

针对目前不少中小学生易于沉迷网络游戏的现状,草案明确网游运营商对此也负有责任。“网络游戏运营企业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应用并逐步完善网络游戏防沉迷系统,对游戏用户进行实名验证,运用技术手段限制未成年人的游戏时间,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以向未成年人提供成年人的身份证信息等方式诱导、帮助未成年人逃避网络游戏防沉迷系统的监管。”

父母或监护人让10周岁以下儿童独处的,草案规定了法律责任:由其所在单位或基层群众性组织予以劝诫、制止。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由公安机关依法行政处罚。 本版采写记者卢文洁